孫儷《那年花開》大結局中這句話讓女人受益一生

| 日期:2017-10-17 | 作者: 甲組 | 分類: 勵志感人 | 瀏覽數: 0

「我從來不是女強人,也從不把工作看作最大的樂趣,更不認為工作比愛情更靠譜,我之所以努力,不過因為生活中有些事『有常』,比如工作、運動、飲食等等,多付出多收穫,多重視多回報,而愛情屬於那些『無常』事,除了誠意,更要有運氣和緣分,不是個人所能決定,想要過得好,就得參透『無常』,把穩『有常』,有豁達,有爭取,無強求,無怨念」

 

愛情固然美好

 

「得到」與「失去」卻不由人意

 

或許,我們都經歷過認為愛情是世界上最珍貴的情感階段,得之,我幸;不得,我命。

 

結果呢?

即便吳聘去世,周瑩痛不欲生,但她終究活了下來,從吳聘為她打開的那扇商業之門中,發現了更加廣闊的新天地。

 

她認為自己再也不會愛上別人,因為早已心死,卻沒料到沈星移願意把自己的心給她,生死之際,周瑩終於瞭然自己對沈星移的感情是「如有來生,與君歡好,定死方休」。

 

可是,沈星移為了保護吳家兩百多口人,同樣慘死在周瑩面前,那時她虛歲32,再一次痛失愛人之後,還得孤獨走完八年時光。

 

在她的世界中,除了愛情,還有很多其他珍貴的感情:家人、子女、知己、朋友、夥伴、師生,這些牽絆同樣也是牽掛,讓她無法如從前般任性,懂得了害怕和擔心,不再一意孤行。

一位工作特別用功的女朋友曾說:

「我從來不是女強人,也從不把工作看作最大的樂趣,更不認為工作比愛情更靠譜。

我之所以努力,不過因為生活中有些事「有常」,比如工作、運動、飲食等等,多付出多收穫,多重視多回報。

而愛情屬於那些「無常」事,除了誠意,更要有運氣和緣分,不是個人所能決定,想要過得好,就得參透「無常」,把穩「有常」,有豁達,有爭取,無強求,無怨念。」

 

所以,大多數女人在被歲月檢閱之後會寬容愛情的不同形態:

乾柴烈火的猛烈,潤物無聲的溫吞,權衡比較的猶疑,生死契闊的忠誠,小心翼翼的青澀,不再執着於找到所謂「對」的人,而是和身邊人,過「對」的生活。

 

愛情,得之,我幸。

不得,卻再也要不了我們的命。

 

五個字的處世之道:天、地、人、神、鬼

周瑩教兒子背「陶朱五字商訓」,分別是:天、地、人、神、鬼。

「天」是順應時勢,「地」是誠信立身,「人」代表仁者不敗,「神」是遇事果斷、敢想敢做,「鬼」指手法活絡。

 

而「鬼」之所以排在最後,是因為做生意,手腕心機是次要,重要的是天時、誠信、仁義還有意志。

這哪裡是商道,做事的道理盡在其中。

 

十幾年前,吳家一批貨缺藥材,周瑩出主意用杜鵑花葉子替代血竭,不僅不減藥性,能按時交貨,還能降低成本。

 

可當年吳家大當家吳文蔚大發雷霆,說自己是「三硬商人」,人硬、貨硬、脾氣硬,並且質問周瑩:你知道我們吳家是怎麼發家的嗎?

 

周瑩小聲回答:賣貨。

誰知吳老爺指著牆壁上的兩個字:誠、信。

誠是貨真價實,信是信譽卓著。

 

回到周瑩用杜鵑花葉子代替血竭的問題上,雖然藥效不減沒錯,但顧客要的是血竭而不是杜鵑花葉子,這樣做就是不守信用偷奸耍滑,弄虛作假對吳家的品牌長遠發展損傷很大。

18歲的周瑩,有小聰明。

 

被賣到沈家做丫鬟,別的丫鬟都要干粗活,可她靠著玩骰子、講故事、演武術,輕輕鬆鬆征服了沈星移,既不用幹活,還能吃喝玩樂,也不會被打,她憑藉手法活絡多次逢凶化吉。

 

嫁給吳聘之後,周瑩可以只做衣食無憂的少奶奶,但她卻不安分,跑到學徒房學經商,依靠點滴的努力,積累了紮實的基本功。

 

後來在吳聘的推薦下參加六椽廳的晨會,而那時,相當於管理層會議的六椽廳從來沒出現過一個女人,參會人員的級別都在掌柜之上。

 

32歲的周瑩,把吳家東院「式易堂」打造成龐大的商業帝國,捐資助學,建寺修路,修橋造船,救貧賑災,盡行善事,方得始終。

 

她似乎失去了少女時的機靈勁頭,卻穩如磐石,不再失手。

 

人生再精妙,也不過五個字:吃喝拉撒睡。

 

而頂級的聰明人,都懂得用笨辦法做事。

「自殺式」報復,

最大的犧牲是自己,而不是對手

 

周瑩從來不會像胡詠梅和杜明禮一樣,用自殺式報復去打擊對手,殺敵一千,自損九百。

 

杜明禮為了扳倒周瑩,和胡詠梅用同樣的價格戰,把自己手頭的洋布定價遠遠低於成本,指望搶占周瑩的市場,或者周瑩跟風降價,虧損更多。

 

然而他沒有考慮周全的是,自己流動資金緊張,一旦銷售量達不到預期,現金流就會斷裂,即便拖垮周瑩,自己也爬不起來。

 

他更沒有料到的是,周瑩放了大招:

 

召集銷售商開會,只要三個月內不進杜明禮的布,三個月後自己的布供貨價比杜明禮再低5個點,但是,為了鎖定低價,銷售商們必須先預付一半的定金。

 

這對策非常狠,既回籠了現金,又讓杜明禮的布賣不出去,現金流斷裂。

 

致命一擊是,在杜明禮資金鍊即將斷裂的檔口,周瑩派人假扮新疆客商,以比定價還要低10個點的價格把杜明禮的布全部吃進,再加5個點賣給自己的供應商。

 

一來一往,周瑩反而從杜明禮那裡掙了5個點,杜明禮資金鍊斷裂。

心魔讓人瘋狂,而瘋狂是毀滅的起點。

 

相比一百年前,現在的生活中讓人攀比與失衡的狀況更多,都要心態不平打擊報復嗎?

 

無原則的寬容是軟弱,但同歸於盡式的互撕就暢快了嗎?

 

人的能力有終點,世界的廣大卻沒有盡頭,即便周瑩後來已經成為陝西首富,但假如評選中國首富、世界首富一定輪不着她。

 

清楚自己能力的邊界,不再爭強鬥狠。

 

所有需要拼了命才能掙到的錢,得到的情,還是算了吧。

 

高級的報復,不是把對手打得落花流水,而是自己過得高山流水。

 

現實遠比電視劇更精彩,願我們看著別人的故事,過好自己的生活。

 

作者:  李筱懿,女性主義作者、媒體人。微信公眾號:靈魂有香氣的女子(id:lixiaoyilhyxqdnz)。

本文授權自:HUGO ID:microhugo

原文標題:《那年花開月正圓》大結局:這三句話讓女人受益一生

 

FACEBOOK粉絲留言版
          推薦的不容錯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