惹怒攝影界!這些照片背後「慘忍秘辛」被踢爆,畫面美麗「真相噁心」

| 日期:2017-10-05 | 作者: 家慈 | 分類: 生活知識 | 瀏覽數: 0

說正題前,先放幾張從一些論壇上蒐集的照片。

 

鳥,可以清晰數毛,捕捉的動態還兼構圖之美,有畫面感。你是不是很佩服這些攝影師?

 

遺憾的是,這些片子都來自棚拍,拍囚禁之鳥的"作品"。

 

 

所謂棚拍,就是在囚禁著很多鳥的棚裡拍攝。在棚中,人和鳥只隔著一道隔離偽裝網。

 

 

很多鳥棚是由種植蔬菜的塑料大棚改造擴建而成。在大棚內有人工造景,如花草和樹木,甚至是水塘。

 

 

鳥棚的經營者從鳥販子那兒購買數十種野鳥,數量有上百隻,放在棚裡。然後,在樹枝或花上放麵包蟲誘鳥來吃。

拍鳥人一般不進入鳥棚內,坐在棚外,通過孔洞把鏡頭伸進棚內拍攝。

 

 

近年來,棚拍愈演愈烈,從哈爾濱,到遼寧、到京津冀、到山東、江西等地,全國都有。

 

本是自由飛翔的鳥兒,被關在鳥棚裡。野鳥,本身很難馴服,棚內鳥密度又大,多數鳥兒不能適應環境,很容易死亡。而鳥棚經營者為保證拍鳥人一年四季都能拍,推出新種不斷,往往是死了一批就換新的,源源不斷。

 

 

棚拍之所以愈演愈烈,主要是滿足一部分人的需求。

 

一些拍鳥人推崇"近是硬道理",不但追求鳥片數毛版,還要追求所謂藝術照。但是,無論置辦價格不菲的長焦大砲,還是到全國各地甚至海外遊走,拍鳥都需要很高的費用。

 

此外還要有時間以及好體力。畢竟,在野外背著幾十斤重的器材,那可不​​是浪漫的事,既要跋山涉水風餐露宿,忍受風吹日曬雨淋,還得扛住蚊蟲叮咬。

 

 

有需求就有滿足需求的供方。為讓拍攝者舒服,很多鳥棚提供住宿和餐飲一條龍服務,甚至拍攝間還有空調。當然,要收錢的。

 

棚拍,可以不用昂貴的長焦大砲就能拍攝到數毛版的"藝術照",就能輕易獲得所謂"精彩大片"之類的讚譽……

 

迎合這些人的需求的棚湧現,吸引了很多人加入棚拍大軍,鈔票來得快,更刺激了棚拍經營者的慾望。

 

參與棚拍的一些人也知道,在鳥棚裡拍鳥不是愛鳥行為,拍出的畫面再美也只是自我娛樂,卻還振振有詞說:"棚拍可以盡可能地縮短人與鳥的安全距離。動物園裡的鳥是人工餵養供人觀賞的,而棚拍的鳥也是人工餵養供大家近距離拍攝的。為什麼棚拍不能合理化存在?"

 

但對於困在鳥棚的野鳥經歷了怎樣的生死之旅被販賣到棚裡,以及鳥兒未來的死活,他們是不關心的。

 

 

很多拍鳥人都知道,在鳥市上每見到一隻活鳥,在前面捕捉、運輸、暫養過程中就伴隨有20多隻死亡。

 

網友一輪紅日指出,棚拍違背了自然規律,與"美"大相徑庭;嚴重干預野鳥自然生存規律,十分殘酷;棚拍,滋長危害鳥類生存的功利行為,給野鳥帶來不可估量的生存隱患。

 

 

更殘忍的是,為了互相競爭,引進不同的鳥類,有的棚盯上本地稀有鳥種,有的棚瞄上本地遷徙稀有鳥種。即使是國家二級以上保護鳥類,也出現在鳥棚中。更有甚者,竟然出現了很多跨區域的鳥種。

 

 

例如在黑龍江,距離哈爾濱大約20公里遠一處鳥棚,竟有中國國家Ⅱ級重點保護動物長尾闊嘴鳥。

 

 

這種鳥只分佈在中國西南地區,不是東北地區的鳥種,它是怎麼來的?

中國野保人士、鳥類攝影師周海翔指出,棚拍很多鳥種絕大部分是非人工繁育種,與《商業性經營利用馴養繁殖技術成熟的陸生野生動物名單》相違背。

 

 

很多鳥棚散養著白腰鵲鴝、絲光椋鳥、紅耳鵯、朱雀、太平鳥、小太平鳥、相思鳥、雜色山雀、白領鳳鶥、棕腹仙鶲、黃雀、金翅雀、白眉朱雀等,均不在國家可人工繁殖馴養的種類中。

有參與棚拍的人辯解說,不論什麼鳥,在拍攝一段時間後,鳥棚經營者會讓它們重獲自由。怎麼個獲自由法?有人說放了啊。就算是放飛,由於時間不當,放飛地又非是適合鳥兒生存的環境,放飛到野外的鳥類,結局也是死亡。

 

那些沒被抓走送去鳥棚的大型鳥類,命運也沒好到哪裡去。還有一種攝影師不是交錢拍照,而是拍照收命!

 

北京護鳥志願者聯盟曾發文表示,北京地區鳥類棲息地近年來已受到嚴重侵擾,覓食困難,加上人為破壞威脅,生存條件極為惡劣。

 

 

志願者發現了一隻被人開車追死的猛禽

2015年年底,《法制晚報》記者曾報導了一隻大型猛禽的死亡,它竟是被拍鳥人不斷開車追逐而累死的!

 

那天北京有降雪,攝影師們分乘四五十輛越野車,專門來拍攝風雪中的猛禽。為獲得各種姿態和角度的照片,他們不斷抵近、追趕。最終那隻雕鴞精疲力竭,再也飛不動了。

 

這種猛禽因為體型問題,飛行時需要很多能量。"要是一次飛翔之後,身體沒有得到食物補充,下一次飛翔就更為費勁,要是連續被追逐七八次之後沒有進食,有的鳥就會出現體力不支的狀況,可能就會受傷。"攝影師的舉動讓本來就沒有食物的猛禽直接累死。

 

 

被追逐之後,猛禽脫落的羽毛隨處可見

《法制晚報》攝影記者黑克跟著護鳥志願者到附近地區時,就發現了七八輛越野車在現場,車上的攝影師都配著迷彩裝備,連打鳥用的長鏡頭也漆上了迷彩。

 

志願者指出,他們並不會反對攝影師在猛禽的聚居地拍攝,但如果看到有不人道的拍攝方式,他們就會出言勸阻,不過每次都反被指是多管閒事,還說志願者惡意抹黑拍鳥人。

 

 

黑克在密云不老屯看到的驅車拍照的攝影師

就算鳥不太會飛,他們也總有辦法讓鳥兒們飛起來。

 

 

他們用樹枝驅趕,開車追逐,手腳並用的把那些大鳥嚇飛。他們,只為拍到鳥兒在風雪中翱翔的英姿,卻全然不顧無數的它們在朦朧的視線里或撞死,或因拼命飛翔體力透支而死。

他們拍的畫面總是那麼唯美溫馨。但實際卻是……

 

 

比方說餵食畫面,拍攝者把巢中的雛鳥抓出來,用細繩或者膠帶把雛鳥固定在一個適合拍攝的枝頭,等待鳥媽媽來餵食,然後攝影師再把這幅"溫馨"畫面拍下來。殊不知這些看似唯美、溫馨的圖片背後,隱藏著那麼多的冰冷與殘忍。

 

 

雛鳥的爪子被細線束縛在枝頭,攝影者卻為照片起名"春的希望"。

 

 

這樣的幼鳥不可能出巢,否則鳥媽媽也不會在如此無遮無攔的環境下育雛!

 

 

甚至還有人發現攝影師把泡沫塞到魚肚子裡,讓魚可以一直浮在水面,以此吸引瀕危的灰頭漁鷹捕食。

 

 

這種野生的灰頭漁鷹數量已經很少,它們把泡沫吃進肚子裡,結果可想而知。顯然這種情況已經跨越了道德界限!

 

其實在現實中,這些攝影師還有很多,很多……

你以為你看到的是奇特的樹蛙:

 

 

但細心的網友告訴你:

 

 

你看到的圖片說明是蝸牛花了8分鐘從青蛙身上爬過去。

 

 

其實青蛙要么是被固定住了,要么是實在是沒精力動彈了。有兩種方法可以做到:一是不斷的折騰青蛙,二是直接把它放冰箱裡,凍上一會兒再拿出來……可悲的是,仍有很多人不知道照片背後的真相,還為他們點zan。

 

現在,你知道這些照片的來歷了吧!

只想說,真、善、美是密不可分的,

如果沒有了真與善,美又從何談起呢?

 

轉載來源:北京青年報(ID:beijingqingnianbao )來源:InsDaily(ID: instachina)、全球攝影人(ID:sheying1818)

 分享是一件很快樂的事!

設計|攝影|創意|視覺|繪畫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微信ID:psdashi

(長按二維碼,識別加關注)

本文已獲得Photoshop大師授權ID:psdashi

原文:這也自稱攝影師?抱歉,你們不配!

未經同意禁止轉載

FACEBOOK粉絲留言版
          推薦的不容錯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