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錦樹〈雨聲〉(短篇小說第15期)

| 日期:2015-02-28 20:32 | 編輯: 短篇小說 | 分類: 勵志感人 | 瀏覽數: 0

夜裡沒聽到雨聲,但早上起來發現有的樹身濕濕的,地上的落葉也是,彷彿下了場小雨。一番商量後,還是決定要割膠。一棵半棵淋得比較濕的樹就算了,但有的樹看起來沒淋到膠路,沒甚影響。

年尾了,北風吹來有股涼意。雨也少了,有的膠樹開始落葉。膠汁也變少了。

——我又夢到祂們了。

母親憂形於色的說。伊一臉憔悴。

——還是那四個?

父親吐出白煙,眉頭皺了一下,叩叩的在樹根上敲掉煙斗裡的灰,那灰還帶著點殘餘的煙氣。

——我也夢到了,昨暝。

聽他這麼一說,辛也覺得自己好像也做了同一個夢,因為母親連續好幾天仔仔細細的描述同一個夢的場景。四尊巨大的神,就坐在五腳基上。可能因為是銅或是石頭做的關係,身體很重,屁股下的五腳基都給壓得崩裂下沉了。

(每次聽到,辛心裡就會嘀咕:如果那樣,這五腳基哪裝得下四個屁股?)

身體高大——站起來有大樹那麼高,以致屋頂鐵皮都被弄得往後捲了,如果下起大雨來,水可是會潑進屋裡的。因此聽了故事後的辛,忍不住會仔細的檢查五腳基——沒有被坐裂啊,屋頂也好好的。

哪四仙呢?母親仔細描述,觀音嬤,土地公,大伯公,和一隻白老虎——那應該是拿督公了,都低頭不語。靜靜的排排坐,沒有交談。也不知是誰先來的,夢開場時就已經是那樣了。像四尊石頭公,色彩很淡,好像淋了太多年太久的雨。觀音好像在流淚,水一直往下滴,好像一塊冰低著頭慢慢的要把自己溶掉。白虎舐著舌頭,嘴邊的毛紅紅的,像沾了血。

「那隻白虎嘴角一直在吐著煙。」父親突然插嘴補充,好像他也和妻子一起做著那個夢,好像在同一個戲台下看同一場大戲。但也許,他的版本略有不同。

——黃錦樹〈雨聲〉(短篇小說第15期)

Photo by Fadzly Mubin

 


目次】

郭強生     斷代[精采試閱]          

陳淑瑤     木下靜涯          

伍淑賢     古古          

劉梓潔     小芝          

林念慈     迷途          

彭筠       老鼠不戀愛   

楊凱麟 I——無人稱 I comme Impersonnel

童偉格/駱以軍/顏忠賢/胡淑雯/陳雪/黃錦樹/盧郁佳

【歡迎加入〈短篇小說〉粉絲行列 www.facebook.com/shortfiction.magazine。未經授權, 請勿轉載!】

熱門推薦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推薦的不容錯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