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山客的終極之夢:喜馬拉雅山的攻頂旅程

| 日期: 2015-02-22 16:49 | 編輯: 博思智庫 | 分類: 勵志感人 | 瀏覽數: 0

△把阿嬤當成布朗?



 
「阿嬤當布朗,是阿嬤還是布朗?原來高山症還會讓人眼花?」
 
我在候機的大廳招集大伙,作著簡單的行前說明會,一位七十五歲的山友問我,這當然是玩笑話,但是從一位難以想像的「長者」願意加入這趟追夢之旅,你就不能不佩服他的勇氣和決心。
 
標高6856M的阿瑪丹布朗(AmaDablam),相對於地球第一高峰聖母峰(Mount Everest)8844.43M而言,它並不是最高,卻絕對可稱得上難以攀越的一座雪山。
 
「阿瑪」,尼泊爾話是媽媽,「丹布朗」則是一條項鍊,掛在媽媽脖子上的項錬,指的是最後攻頂時有一段彷彿項錬的冰斗,圍繞在整座山的頭頸處,其中最艱難之處,當然就位在這顆璀璨的項錬,呈現垂直狀,必須犯險攀越冰雪才能上去,因此被登山客戲稱「連阿嬤都到不了的地方」。
 
但是登山對我而言,並不單單只是走完路線這麼簡單,還有一份重溫高原簡樸村莊、感受溫暖人情的渴望,以及那股再熟悉不過的午夜夢迴鈴聲,催促著我又到了拜訪的時刻,於是腳上的步伐不曾停過。
 
身 兼一名高山領隊,需要照料每位隊員的大小問題,舉凡食衣住行吃喝拉撒睡,不僅要掌管生理上的舒適度,心理上的罣礙也一併納入百寶袋,最怕是行進間各種難以 逆料的突發狀況,頭腦絕對要帶在身上,隨機應變,而且還得留意心臟是否牢牢包裹在厚重的羽絨外套裡,不時聽聽它跳動的韻律,證明自己還堅強地活著。

 
因此,當二○一四年八月,七十五歲的阿朗問:「我能不能去基地營?」「先走走看日本富士山,走完再告訴你!」以為這樣可以讓他知難而退,沒想到富士山之行才剛完成,已經向我預約下一趟的喜馬拉雅山行程。
 
完全沒有高山經驗的他,對於前往傳說中的聖山,不免感到既興奮又緊張,我告訴他:「別擔心,就當是平時走路,只要跟著我的步伐走,隨時調整呼吸和速度,包準你到達目的地!」
 
其實,爬山最大的考驗不在高度,而在內心,如果願意跨越那道門牆,人人都有機會站上世界屋脊大聲唱歌。

當阿朗爬上卡拉帕特(KaJaPathar),竟然大哭起來,對著群山叫喊著:「這是人生的最高境界,我終於完成夢想了!」連我也替他感到開心,跟著一起歡呼起來,彷彿這也是屬於我的一場勝利。
 
我記起第一次爬上喜瑪拉雅山的感動,只要一想到能夠走在它的懷抱裡,就算一個月不洗澡也沒有問題,此刻在阿朗或是其他隊友的心裡,相信也有著相同的體會。
 
從尼泊爾歸來後,朋友們紛紛大呼驚奇:「真是老當益壯,不簡單啊!」之前報名攀爬台灣百嶽,領隊們都因為年紀問題,不太敢讓他同行,如今戰勝自己,讓他信心大增,整個人彷彿重回年輕時代。
 
一次的聚餐,他又開口了:「妳打算什麼時候去非洲最高峰?我也要跟!」

往後的領隊之路,若是有人敢說自己已屆中年、體力不行,那就看看紀錄上的保持人吧!

 

△讓人謙卑的大山大水
 

每次帶團都走在最後面,後來因為人數比較多,為了避免前面的雪巴人和隊友們衝太快,拖長了前後之間的距離,增加照顧風險,改為走在最前面壓陣。
 
走在前頭有好處也有壞處,好處是前面沒有人,可以看到最純淨的山景,可是就拍不到我的山友,而且隱隱之中有一股壓力,彷彿隨時轉身都能撞到人,正因為有人緊緊跟著,好怕走丟。
 
走在最前頭讓我明白為何雪巴人都喜歡倚立山巔,因為這正是俯瞰美景的所在,純淨壯闊盡收眼底,因此當我站在山頭,趕快回頭喊叫:「趕快拍我吧,這個地方簡直是仙境!」才留下這樣一張「千山我獨行」的照片。
 
這樣獨自望自山嶽,呈現出人的渺小,置身這種環境裡面,親見大山大水,不禁感到謙卑,卸下過眼繁華,還有什麼好爭?
 
整個健行過程就像是一場身心靈的洗滌,當我一步步踏上山路,就意味著已經走在夢想的脊樑上,如果拉高一點來看,就像是母雞帶小雞一般,鏡頭下小小的黑點連成一線,抱著壯志豪情地前進。

 


---本文摘自《世界在腳下:踩出你的人生,LULU的16個夢想旅途》一書,博思智庫出版

【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!】

熱門推薦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推薦的不容錯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