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訪/音樂中的「張三李四」 唱出屬於你我的故事

| 日期:2017-09-14 | 作者: nowNews | 分類: 名人娛樂 | 瀏覽數: 0
▲張三李四用音樂陪伴著歌迷一起做夢。(圖/記者林調遜攝 , 2017.09.14)

「一人一半,甘有影感情卡袂散,茫茫渺渺的未來跟它博,這杯先乎乾,擱逗陣赤焰。」國語歌詞夾雜著台灣人最熟悉地道地台語,滿是力量的歌聲裝載著熱血的夢,四個大男孩在MV中,渾身又是泥濘又是傷地開著一台大卡車,行駛在逃離核爆的無人公路上,張三李四,他們唱著自己的夢,也唱著每一個努力活著的你我,生存下去的勇氣。

張三李四,由張三、炫、小黑、達書四個團員組成的演唱組合,MV中的他們很帥氣,舞台上的他們又充滿魅力,但私下的他們呢?四位團員從練團室走出來,有點靦腆的他們,就像你我身邊會看見的大男孩,但一開口,又不一樣了,四個大男生,鬥嘴鬥個沒完,時光好像回到高中教室長不大的男同學,不變的是那份純真,多的是對音樂的熱情。


▲張三李四在舞台上很帥氣,私底下卻是活潑大男孩。(圖/記者林調遜攝 , 2017.09.14)

今年年底將以全新專輯再出發的張三李四,幾個團員的感情好不好,不須多問,光看他們的對話已經解釋一切,團長張三是核心人物,他和炫的相識是因為大學同學,認識小黑是在當替代役的反毒宣傳大使,而某次去看演出的張三,正好碰到在台上駐唱的達書,兩人也因緣聚會成了朋友,因為玩笑說個不停,光是釐清相遇過程就聊了好久,炫還「自爆」張三是危險人物,「他在宿舍養蠍子!」

原來同是台南藝術大學學生的張三和炫,當初是「同居關係」,學生時代一起住了四、五年,但張三卻有個特別的「小寵物」,把蠍子當寵物來養,還曾經鬧出「失蹤意外」,嚇得室友炫跟他一起翻遍宿舍,才終於把蠍子找出來,分享起「危險同居史」,四個團員笑成一遍,就好像看著大學時期班上男同學打鬧在一起。


▲四位團員得感情很好,張三李四只要湊在一起,總是笑聲不斷。(圖/記者林調遜攝 , 2017.09.14)

問他們為什麼團名這麼特別,叫做「張三李四」?團長張三終於讓其他三個團員「冷靜」下來,好好解釋,他說張三李四代表的就是「市井小民」,他們的歌唱得就是每一個你我會遇到的事情,張三說:「我們的歌就是生活周遭的事情,不只是單純地發洩憤怒、不只是單純地講感情,可能是人文關懷也好、回憶也好,都是從市井小民的角度去描寫。」

張三李四,四個團員在舞台上飆歌《一半一半》,唱出台灣青年面對生活,不怕輸、甚至不顧輸贏,只是拉了朋友一起往前衝的追夢拚勁。有時他們又輕快地一邊哼著《叭噗叭噗》,一邊帶著聽眾跳著可愛的「叭噗舞」,就好像時光倒轉到小時候,坐在巷口等著「叭噗車」前來的時光,一切都是那樣地溫暖又幸福。

有的時候,張三李四唱得歌嚴肅一點,曾獲得金曲最佳音樂錄影帶獎得《拆》,用音樂訴說著走過國共戰爭得無奈、隨著社會變遷和都更被拆除得中華商場、田園中的老家,用歌詞唱出小人物的悲傷。《想厝的時陣》也很特別,這首歌唱著離家的心情,不只是從南部到台北打拼的年輕人,還有飛離家鄉,來到台灣這個異鄉打拼的移工,那些坐在台北車站棋格大廳的異國臉孔,每一張臉龐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。


▲張三李四的音樂主題很多元,關懷你我身邊最真實的故事。(圖/記者林調遜攝 , 2017.09.14)

張三李四的歌,旋律聽起來不太沉重,歌詞討論的議題卻很廣,有的溫馨、有得有些嚴肅,「用音樂做抒發,希望比較大。」幾個團員這樣說著,近年的台灣社會社運很多,許多人走上街頭,張三李四也用他們的方法,把議題放到音樂中,希望關心的焦點不要被模糊,跟著人們一起關懷社會、關懷正努力生存著的人們。

談起歌曲,四個大男生依然用打打鬧鬧、充滿笑聲得方式,開心分享著他們做音樂的熱愛,他們說,玩音樂其實真的很辛苦,幾乎每個團員都曾經被家人反對,還好,如今好多人的爸媽都給予支持。

「車子開不起了所以上網把它賣了,房租繳不出了所以把他還給房東了。」《一半一半》的歌詞,唱出玩音樂的「燒錢」,他們說很感激文化部給予得支持與補助,讓他們有機會繼續做音樂、唱歌給全世界的人聽。


▲張三李四今年年底將以全新專輯再出發。(圖/記者林調遜攝 , 2017.09.14)

張三李四的音樂,每一首都承載著要說的故事,還有議題的重量,成為金曲獎最佳演唱組合,讓他們漸漸被看見,也讓他們想說得故事被越來越多人聽見,對於夢想,團長張三當代表,他說:「希望透過音樂,關懷不同的議題,感情上,盼望能讓大家認同我們做得事,讓張三李四的音樂被更多人聽到。」

旋律環繞著、歌詞訴說著,張三李四在音樂裡,和每一個市井小民一起做著夢,不怕輸贏但總是持續前進,就像他們歌詞中唱著:「一人一半,一郎一半,這擺斟乎滿咱的心永遠置這,咱絕對拼到底誰講一定愛贏。」

新聞授權來源 Nownews<\/p>

FACEBOOK粉絲留言版
          推薦的不容錯過!